今夜星光灿烂!写在共和国七十华诞之际

夜幕垂临,华灯初放,推窗仰望,群星闪烁,一片宁静安详。共和国走过了七十个春秋,告别了烽火连天、流弹横飞,人民安居乐业,休生养息。我们又怎能忘记让共和国星空灿烂的开创者和建设者。我在努力寻找那几颗星,虽然它没有名字,但它们与日月同辉,永恒在无边无际的星海中…… ...  [read more]

八十年代回忆:我的第一部录音机

八十年代已经过去近四十年了,正如网上所说,那是一个烟火与诗情迸发的年代,一个开放包容、充满情怀的年代,也是一个思想自由奔放、百花争艳的年代,对我来说,走进而立之年,还是一个经历了许多从未有过的事情全新的年代。回忆八十年代,真是感慨万千呀! ...  [read more]

解密曹甸

文/张磊

曹甸是一座千年古镇。单从曹甸镇名的由来,就可知此言不虚。

从现在掌握的资料看,曹甸镇名有几个说法。其中一种说法来自现代地质学家、曹甸人郝用威。他在《苍天虽无言 却有千千结》一文中写到:新石器时代,淮河流域最早的“青莲岗文化”见证,先民在这遍地长满旺盛的各色杂草的地方,进行渔猎、垦殖,人们只能叫它为“草淀”或“草甸”。他推测曹甸镇名由洪荒过后遍生碧草而来。还有一种说法来自1952年郝澍撰的《曹甸镇志》:“据志清老人<溪堂琐记>谓,曹操征袁术时,屯兵于此。太仓(在曹甸东)为屯粮之所;宥城(属泾口)为囚放罪人之地;东金吾庄,有官兵执金吾(官名)者居之;南烈帝庙,刘皇叔(刘备)随征所驻。故曹甸以此得名。” ...  [read more]

宝应美食掇英:又见菱角

秋日渐深,已经感到阵阵凉意了。回到宝应,又见到菱角上桌了。

我说的这菱角,是水乡的特产,是一种个头小,四面有五尖锐的芒刺的菱角,宝应人叫“野菱”。而所谓的“家菱”,则是指两头翘起如牛角,只有两根大刺、个头也比较大的菱角。野菱的颜色是浅土黄色,而家菱颜色是绛紫色的。但在我的印象中好像以前这两种菱角都是野生的,而现在则都种植的了。 ...  [read more]

父亲的婚事

编者按: 《父亲的婚事》讲述的是老一辈人的故事。字里行间多多少少反映了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状态和一些婚礼习俗。文章里的张冶匠是编者的外太爷,张庆元是编者的外公。第一次了解到母亲娘家的过去,编者十分惊喜,感谢作者的用心记录。今晚分享出来的同时也期待大家多留意,如果发现老式的香炉、锺、鼎上有工勒铭张永富的请知会一声。谢谢! ...  [read more]

学阅兵精神,做红色传人!两次参加国庆大阅兵的宝应籍战士宣讲阅兵精神

学阅兵精神 做红色传人

10月17日上午,宝应县曹甸镇中心小学全体师生,迎来最可爱的珍贵客人,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的火箭军方阵罗云佳同志,来学校宣讲阅兵精神。 ...  [read more]

秋荷

六月,在八达岭长城的瞭望台上,我们约好,大哥来我的家乡看荷。结果今年持续的高温,一直相邀,一直期待,等天气再凉快一些,再凉快一些。终于,大哥来了,带着三五好友,带着夫人。不过看的不是夏荷,却是秋荷。秋荷毕竟与夏荷不同,没有蓬勃灿烂的开着,但秋的意韵倒也可人。 ...  [read more]

宝应街边垃圾桶成了饭店的泔水桶,污水横流,臭气熏天!

宝应城区许多饭店将泔水、剩饭剩菜倒入路边道路垃圾桶,导致污水横流,臭气熏天,严重污染环境。泰山路京华国际附近发生了几起骑车人因路面泔水油污跌倒事故,而且多道路存在类似情况,影响到群众出行安全,请有关部门迅速加以整治。 ...  [read more]

2019宝应青年千人毅行:美丽乡村山阳行,感受文化底蕴篇

2019宝应青年千人毅行:美丽乡村山阳行

——感受文化底蕴篇

山阳的由来

山阳先秦时期,为淮夷之地。秦代,境内属东阳县,东晋时期先后属山阳县,隋代属安宜县。唐代直到民国,东境属宝应县,西境属山阳县(后改为淮安县)。民国29年(1940年)4月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,境域属淮宝县。新中国成立后,东境属宝应县,西境属淮宝县延续。1950年5月淮宝县撤销,山阳区划归宝应县管辖至今。山阳镇地处宝应县城古运河西。镇域地处扬州市西北缘,位于北纬33°09′33″~33°17′25″、东经119°07′43″~119°16′15″之间。地域南与金湖县前锋镇、北与淮安市淮安区南闸镇毗邻,西与洪泽县岔河镇隔湖相望,东距宝应县城运河之隔。全镇面积123.4平方千米。辖16个行政村,2个居委会,1个水产养殖总公司。 ...  [read more]

唐崇书、贺其花夫妇:用“大爱”书写的精彩人生

在宝应县曹甸镇的扬州新奇特电缆材料有限公司,提及起农民出身的唐崇书、贺其花夫妇,人们不由得竖起大拇指“呷呷”称赞他们是,恩爱夫妻,携手创业、勤劳致富、反哺社会的好伴侣;更是用大爱书写人生、受人敬重、享誉省内的“江苏省五好文明家庭”的好典型。 ...  [read mor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