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双旧皮鞋

1965年,我在扬州农业学校读书。那年秋天,在曹甸公社工作的父亲到扬州参加财贸工作会议,住在市政府萃园干部招待所。散会后,父亲特地抽空到学校看我,还带来一双皮鞋,一双修补过的旧皮鞋。我如获至宝,也很惊讶。父亲从未穿过皮鞋,我家当时的经济条件很差,根本买不起皮鞋。父亲来的很匆忙,没多停留,就急着赶车回宝应,我也没来得及问个究竟。 ...  [read more]

战“疫”之中,有这样一群宝应人!

2020年伊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,给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。面对无情的病毒,有这样一群宝应人,他们坚守岗位、逆行在前,与广大医务工作者一起勾勒出“逆行者”的最美身影,测量体温、消毒防护、物资采购、上报信息……他们是这场“战疫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他们用自己的责任守护生命健康。今天,让我们用镜头记录这样一群宝应人平凡的身影,并向坚守疫情防控一线的英雄致敬! ...  [read more]

宝应天亭村“邵家”的传说

在苏北里下河扬州有个湖叫射阳湖,在射阳湖的东荡有个湾叫邵家湾,邵家湾有一个风景宜人的村子叫邵家,这个村子曾经出过许多名人骚客,走进村子三步两个桥,小桥流水,水木倒影,是您仿佛进入人间另外一个世界,有“梨园村”之说,春天梨园 盛开时,一派生气盎然的景象,这个村子就坐落在扬州宝应西安丰镇天亭的东首。高峰时村子里有几百户人家,由于年轻人不断外出安家,村子已经不断缩小,剩下为数不多的老人在看家守村了。在外的年轻人,大多都有个迷:”村子叫邵家,都是吉姓、李姓、张姓、胡姓居多,为何没有“邵”姓呢?” ...  [read more]

延续浓浓父辈情

延续浓浓父辈情

父亲身前,常向我们念叨他的高中同班同学柴维中(以下称“柴老”),与之在宝应县中学(以下简称“宝中”)同窗三年生涯,他们朝夕相处,情同手足。2017年,父亲去世的那年,还不断交代我们,柴老是我们家的恩人,嘱咐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人家。父亲病故后,此桩事一直印在我心里。 ...  [read more]

晚清宝应一出“捆县太爷”的闹剧

晚清宝应一出“捆县太爷”的闹剧

文/何平

宝应籍晚清小说家王浚卿(八宝王郎)的《冷眼观》是清季民初时众多的官场讽刺小说中一支奇葩。与许多清末小说一样,是以第一人称“王小雅”的经历为线索,串连起当时发生的一些故事与见闻,从而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现实。所以,用当今的说法,他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也可算是纪实文学了。 ...  [read more]

有你们,宝应定无恙!宝应大桥防疫卡口的守护者们

数千年来,运河在宝应城西侧静静流淌,不急不躁,架设之上的运河大桥素来车流不息,往来频繁。自防控阻击战打响,为有效遏制疫情扩散蔓延,出行有所禁止,运河大桥和宝应其他重要的交通路口一样也设了卡口,24小时轮换值守,值守人不顾风险、恪尽职守护卫运河两岸的安全。 ...  [read more]

《随园食单》中的宝应菜

《随园食单》中的宝应菜

文/何平

《随园食单》是清代人袁枚的一本很有名的关于美食的著作。身为乾隆才子、诗坛盟主的袁枚虽然不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厨艺大师,却堪称熟谙珍馐名肴的美食家。他的《随园食单》是其四十年饕餮实践的产物,以简要而明瞭的文字,详细记述了乾隆年间江浙地区多达326种的南北菜肴饭点、美酒名茶,为后来的食客们揭示了这些菜肴的烹饪要点,可谓功德无量。 ...  [read mor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