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西北万里行之宁夏

穿越茫茫腾格里沙漠的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——包兰铁路,起自包头,终至兰州,全长990公里。1954年10月开工,1958年7月通车。面对一百多公里的沙漠中的铁路,科研人员试验成功中国人的治沙“魔方”——1米X 1米麦草方格,方格中种草栽树,在铁路沿线建起绿色屏障,有效阻止了风沙流对铁路袭击,起到了防沙治沙固沙的作用,而且还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环境。

宝应方言杂谈:从“们”说起,有趣的方言口语省略词

宝应人日常口语中一般都把“我们”说成“们”。外地人听不懂,即使听懂了也觉得很奇怪,甚至认为说话的人结巴连话都说不完整。其实,宝应人把“我们”说成“们”,既不是结巴也不是连话都说不完整,而是我们宝应方言里特有的省略现象……

宝应方言杂谈:吃饭

宝应人“吃”的说法多,“吃饭”的说法更多。三五好友凑到一起喝杯酒叫“小聚聚”,要好哥们凑份子吃一顿叫“打平伙”、“抬石头”,几个家庭轮流请吃叫“推磨子”,铁杆同事把外快放在一起慢慢吃叫“拔草堆”,有喜事被好友敲竹杠叫“敲皮”、“斫人”,父母满足孩子要求改善一下伙食叫“煞个馋”,家里人给家里人过生日叫“打个团”,自己犒劳自己叫“相默脸子自吃自”。

宝应方言杂谈:饭桌上的土语之美

自古以来,宝应就是美食之乡,先辈们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饕餮美食,也留下了多彩的美食礼仪和优雅的美食语言,现在我们依然可以体验到从古到今饭桌上的土语之美。这些土语看上去、听起来都很平常,人们却口传千年,是一笔值得我们传承和骄傲的乡土文化财富。

萁豆同根情深深

当年在令人窒息的招商压力下,我被裹挟着走进台资企业,成了台湾华杰集团宝应工厂执行CEO。如今距我退出政界,踏入台企耕耘已有十五个年头。在岁月无声,日月如梭的时光碎片中,那些彰显两岸同胞的萁豆之情,那些反映血浓于水的点点滴滴,总让我情之所往,心生涟漪,挥之不去。

烫罐

深秋的一天,我从省城回故乡省亲,顺道看望多年不见的初中学友。我的突然造访,让老同学很是惊喜,忙不迭从里屋拿条崭新毛巾,走进厨房,操起锅盖上的汤勺,朝烫罐里舀出几勺冒着热气的烫罐水入盆,热情地招呼我:洗把脸,解个乏。此情此景,那么熟悉和亲切,顿时,儿时有关锅灶及烫罐的往事涌向脑际,铺展开连绵的回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