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涛大师与宝应的书画情缘

被齐白石称之为“下笔谁敢泣鬼神,二千余载只斯僧”的石涛僧是一位集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、造园家为一身的世界级艺术大师,同时,他又是中国绘画史上罕见的思想者,一篇《画语录》,几乎成为中国画学史乃至中国美学史的压卷之作。然而,鲜为人知的是石涛大师三百年前曾亲临宝应观梅采风,在其《画语录》中,他盛赞白田友人“深会其旨,渴爱予画”,并多次为之作画绘图……

萁豆同根情深深

当年在令人窒息的招商压力下,我被裹挟着走进台资企业,成了台湾华杰集团宝应工厂执行CEO。如今距我退出政界,踏入台企耕耘已有十五个年头。在岁月无声,日月如梭的时光碎片中,那些彰显两岸同胞的萁豆之情,那些反映血浓于水的点点滴滴,总让我情之所往,心生涟漪,挥之不去。

Eink之家

第一次来扬州川奇光电,还是在2013年春季的时候,当时是一位仪征的朋友根哥带我参观的。那时我准备换工作,他告诉我大学城附近电子厂比较多,就带我来转了一圈。这边电子厂的确挺多的,除了川奇光电,还有同扬光电、艾笛森光电、璨扬光电等等。在我看来,川奇应该是附近最大的电子厂了,因为它有两个大门,东门和南门,后面的员工宿舍也有好几排。朋友根哥告诉我,他早在2011年就在川奇上班了,因为不喜欢枯燥的岗位想换岗,领导没同意,就自动旷离了。这个厂要求挺严格的,员工只要是旷工走的,就是黑名单,下次想进就进不了了。

烫罐

深秋的一天,我从省城回故乡省亲,顺道看望多年不见的初中学友。我的突然造访,让老同学很是惊喜,忙不迭从里屋拿条崭新毛巾,走进厨房,操起锅盖上的汤勺,朝烫罐里舀出几勺冒着热气的烫罐水入盆,热情地招呼我:洗把脸,解个乏。此情此景,那么熟悉和亲切,顿时,儿时有关锅灶及烫罐的往事涌向脑际,铺展开连绵的回忆......